=钡盐不溶=

1.

-钡盐不溶-:

#大坑
#写的烂,求轻拍
#三纸无驴系列
#开学前补作业短期内不填
#不要和我提逻辑,它已经死了
#占tag
#鼬鼬子依旧没出场
[无论萌哪对CP都一直围观,这是第一篇同人文]
以上。







1.
        雨落沙沙不曾歇。
        


        昏黄的灯光将室内简单到一览无余的摆设蒙上了一层模糊的纱。室内的浮尘随着门的开启,出现了一阵扰动,如漩涡般在空气中上升盘旋,仿佛一颗星子的碎屑在月光下飞舞。
        


        窗户大开着,外面是漆黑一片,像是巨大的黑洞。狂风裹挟着些许雨点落在地板上,洇湿成一片。电光闪过时,我能看见窗外每一颗晶亮的雨珠,仿佛这宇宙之间只有着昏黄灯光弥漫的小屋,和外面水晶帘似的雨滴。那雨滴像是在无形的轨道上运行,静止在了电光划过的一刹那。我喜欢这样的天气。如果真的能在这闪电划过时才出现的梦幻世界生活,出门去的话,或许能在一串串亮闪闪的水晶珠子之间行走,碰到它们时,会发出清脆的响声。只是这晶莹剔透的世界,怎么能经得住闪电和炸雷的暴烈呢……
        


        这大概是我在这个多雨的时节里唯一的乐趣了。一道闪电消逝后,我一边回味着刚才转瞬即逝的水晶世界,一边期待着下次闪电的光临。闪电愈加密集,一种又一种奇妙的风景在我眼前绽放,应接不暇。雨珠被闪电映亮,被雷声震碎,正像数月前的那次任务,鲜血在忍具和爆炸声中飞舞。
        


        我总是觉得身上残留着洗不去的血腥。
        


        我将窗户拉回来扣上,停在窗台上的一排乌鸦纷纷飞起,落在室内各处。刚刚准备落下来歇一歇的尘埃又重新盘旋上升。狭小的空间因为它们的分散显得空阔起来。它们是暴雨中没有家的生灵。其他人会怜悯它们,顺口称赞只有在这时才能感受到的家庭的美好,却绝不会为他们打开一点点窗户缝隙让他们飞进来。那样会让雨夜的寒冷入侵家里仅有的温度。但我不一样,我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家”。我的住处能够在这暴雨狂风之夜让朋友们得到一点点遮蔽,正好也不必让我去树林里找他们聊天。这也是我在雨夜的第二个乐趣了。乌鸦们会选择个性相近的人成为朋友。但是真的是朋友吗?他们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但只要是对自己有帮助的……
        我拿出食物撒在桌上,乌鸦们腾空而起,啄食着,争抢着。
        ……也都会来者不拒。它们不是什么高尚的鸟,同样的,忍者,也比人们能想象得更加不堪。
        


        我闭了眼坐在椅子上,听着隆隆不绝的雷声和乌鸦扇动翅膀的声音。扑扇翅膀的声音杂乱,但却没有一只发出鸣叫。就像忍者,生存和杀戮是唯一的目的,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到湮灭无声。有一两只吃饱了,落在我的肩头。刚补好的衣服上传来他们脚爪锋利的触感,犹如一把小刀,挟着这微妙的重量立在肩头,颊上和鼻端扑满了它们奇异而温暖的味道,和人们想象的不同,这味道与死亡无关。我便陷入了这鸦羽般的黑暗和温馨中,久久无语。
       




        话说回来明天就是族长儿子的百日宴了——我起身,望向左边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巨大书柜。这个格子架上,有的格子里堆满了卷轴,有的空空如也,乌鸦们便都三三两两的停在里面。卷轴像是藤缠树一样依附着这架子,从地面一直长到天花板。那些都是族里早已失传的孤本,但是因为不能被读懂,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它们随意地堆在我这可以算得上是族中档案馆的小屋里。我从手边的架子上挑了一卷,当作明天送给小婴儿的礼物。
        


        我把灯熄灭了。窗外的黑暗如黑洞一样吞噬了暖黄的光。闪电转瞬消逝,映亮了凝固的雨,擦亮了乌鸦金属光泽的羽毛,在那个巨大如山的书架上投射出不规则的阴影。我睁着眼,试图分清哪个雷声属于哪道闪电。世界除了水晶般的雨点,空空荡荡。


        我的心忽然就坠下去了。我闭上眼睛。孩子就是这样克服孤独恐惧的——他们睡觉。
            


        尘埃落定。




[不要问我为什么送这个……穷]








[无耻的打滚求评论,求赞(๑•̀㉨•́ฅ✧ ]

评论

热度(12)

  1. =钡盐不溶=-钡盐不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