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钡盐不溶=

3.

-钡盐不溶-:

#papapa注意![某只不知道愿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阿泣的要求]
#深夜脑洞
#先甜一甜再虐吧
#请大家帮忙起名
#ooc!ooc!ooc!






3.
        时光如白驹过隙。








        从小鼬满一周岁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很少接到长期外出的任务了。族长和夫人忙着主持大局。同样不知道为什么,照顾小鼬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本来我就是一个在平凡的角落里生长,从不会被他人注意的孩子,就像村子里许许多多的孩子一样。突然给了我一个照顾小婴儿的任务,我实在是提心吊胆,生怕出了什么差错。不过好在小鼬一般是比较乖顺的,我的生活倒是比以前轻松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总和小鼬待在一起的缘故,和以前相比,我更像一个孩子,而不是一名忍者了。








        每天早上我都回到族长家门口报道,每次都是夫人来开门,然后问我要不要吃点什么。我总是说不用,但她每次都会给我一支三色丸子。我没有母亲,但是我想,如果我有母亲,一定也是这样的吧。在她面前,我会感到些许羞涩,但是绝不会拘谨。这也许就是母亲给人的感觉。








        我不知道。








        这种时候我很羡慕小鼬,但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这一点。








        夫人会把小鼬需要的所有东西准备好,放在一个布包里。若是族长不在家里,我会留在大宅陪小鼬玩。若是族长在堆满卷轴的书桌上办公,我就得带着他到我的住处去了,小鼬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总是会想办法制造一些声响,然后咯咯地笑起来。族长大概是不堪其扰,才让我每天带着他。








        但是这项工作是永远不会使我感到厌烦的。小鼬是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早在一年之前我就深深地体会到了。现在我们回到了住处,他穿着小婴儿都会穿的那种连体开裆的衣裤,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走着。他的小短腿奋力地移动着,藕节一样的胳膊扶着墙壁,挪呀挪呀,一直挪到墙角那里。他想要转个弯继续走,但是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推倒了一小堆卷轴。停在上面的乌鸦扑啦啦的飞起来,停在更高的一堆卷轴上——我敢肯定他们知道那一堆不会被轻易的推倒——收拢了翅膀,饶有兴致地看着扑在卷轴堆里的小胖子。








        小鼬趴在一堆卷轴里,几乎是顿时就大哭起来。这一定是因为我在这里的缘故——上次我在屋外,看到他摔倒之后发现四周没有人,抽噎了两声之后就若无其事的爬起来了。    








        小孩子总是在依赖之人面前流露出脆弱。但大人何尝不是?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不为人知的脆弱一面,只有找到了那份依靠,才能肆意得有恃无恐。而我接受着他的那份信任,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我放下正在看的卷轴,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卷轴堆里面,把他提了起来,抱在手里面,摇晃了两下。但他似乎并不领情,哭得更凶了。一时间他的哭声充斥了这个下小的房间,似乎要把那摊了满地的卷轴都挤到一边去。








       嗯哼,这种时候我可要拿出我的绝招了。一般来说,只要把他高高举过头顶,让他骑在我的肩膀上,他的哭闹就会立刻停止了。我立刻信心满满的准备把他举起来。但就在我刚刚要把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时候——








        我听到耳朵后面传来一阵水流的声音,同时后颈感受到了一片流淌的温热,带着难以描述的气味,还在源源不断的往下滴。








        我刚才好像说他是个可爱的孩子?








        大丈夫言而有信,我收回这句话。








        “宇智波鼬!你这个小混蛋!”我简直气急败坏,万分后悔为了贪图一时方便,并且让他走路走得更加顺利,没给他垫尿布。一边抱怨,我又开始在小布包里找他的换洗衣服。我还没法把他放下——地板上堆满了卷轴,而我不想让他弄脏这房子里唯一的桌子。我终于找到了他的衣服,这时候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即使是在夏天,被浇了一身尿还是让我感觉到一丝冷气从骨头缝里窜过去。








        我背着他走进浴室,把浴池的闸门打开,热水奔涌而出,不一会儿就灌满了浴池。这个浴池连着温泉,大概是以前家族的浴室,但是现在大家不用了。虽然有些陈旧,但是它打磨的工艺却十分精美,花纹不会硌到人却很能够防滑,并且大小足以让三五个人共享一池温汤。








        我三下五除二的把他扒光,放在一个木盆里。我也脱了衣服,浸在一池温暖的水中。


        顾不上我自己,我先舀了些水在盆里,帮他清洗身体。等到把他身上的尿渍都洗干净之后,他居然向我露出了一个恶作剧式的笑容。嘿!我气不打一处来,拎小鸡似的提起他来,照着他的屁股就是啪啪啪几下。当然下手不重,空有声响而已。他瘪了瘪嘴,眼眶里立刻蓄满了泪水,好像就等着一声号令,就要嚎啕大哭。“活该!下回尿之前提前说一声!知道了吗?”他似乎看到我不高兴,又把眼泪收回去了。“尼酱……”他发出一声蚊子似的轻哼。我不由得一愣。的确,他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尼酱。在他学会叫爸爸妈妈之前,就已经会叫我了……








        坐在盆里的小孩子光着身子,完全浸湿的头发柔顺的贴着头部的轮廓,藕节一样短粗的胳膊和腿,身子显得分外长,身上沾满了水珠。








        他的大眼睛就这样看着我。








        只看着我。








        扭开头去,我开始洗澡。








        宇智波鼬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








































所以啪啪啪也算有了[还是浴室play]









评论

热度(18)

  1. =钡盐不溶=-钡盐不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