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钡盐不溶=

-钡盐不溶-:

#大坑
#抑郁,脑子已经傻了,所以这章依旧是自说自话的无聊
#请大家给这文想名字
#不想排版了,凑活看吧



5.
“嘶——叮叮叮叮——噗”眼睛已经蒙上,听觉反而更加清晰。此时此刻,十支苦无在树叶间碰撞的轨迹已经清清楚楚地在我脑海里呈现。

我纵身跃下树枝。风的呼啸声,苦无割裂空气的声音,树叶的沙沙声,树枝折断的脆响,在黑暗中构成了一幅诡异的抽象画。




我控制自己的身体在急速下落中穿过这些轨迹的空隙,同时抽出我的忍刀,挥向那些朝着我飞来的苦无,把它们拍离轨道,钉在树上。八……九……十!成功了!我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收刀调整姿势准备落地。

“嗖——”一道白影在黑色的幕布上展开,直取我的后心。不好!我不禁寒毛倒竖,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支?我竟然一点也没发现。现在拔刀已经来不及了,估摸着距离,很快就要落地。我只好沉下身子,勉强躲开苦无的攻击,撞在地上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同时我听到的,还有苦无扎在地上“噗”的一声。

我三两下扯开蒙住眼睛的黑色布带,抬头看向高而茂密的树枝间。“你们这群混蛋!”我喊着,“不是说好的只扔十支吗?毁了我完美的落地姿势,你们谁负责?”




唰唰唰三条人影落地,为首的那个银毛眯着他的死鱼眼,懒洋洋的对我说:“喂喂,你刚才扫出去的那支苦无差点把我的耳朵削下来,我就顺手给你投回去了。所以还是十支嘛,并没有怎么样。”他摸了摸耳朵,接着说,“其实你刚才那个恶狗抢食也挺好的,以后落地就这个姿势准没错。”




我正要发作,棕发的姑娘连忙拉住银毛,“其实止水君做的已经很好了,但是这次的确有点危险。”




那是自然,虽然不上战场,但是日常的练习也不能荒废嘛。这次三人小队好不容易有了假期,我邀请他们来给我做陪练。人家放弃休息时间,答应了也实属不易。我正要开口说几句感谢的话,刚才收拾忍具的家伙忽然发话了——




“哎哎止水你不是在家里奶孩子吗怎么又要我们做陪练啊我难得的假期又泡汤了!”




“宇-智-波-带-土!你这张狗嘴真是吐不出象牙!”我都能感觉自己身上的怨念都快实体化了。你才在家奶孩子,你全家都在家奶孩子!




没错,这就是火影大人波风水门带领的三人小队——旗木卡卡西,野原琳和宇智波带土。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也已经是中忍了,却接不到任务,待在族地里——好吧,在奶孩子。不,是在为族长家的大公子提供细致入微的教育。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小小的身影从树丛中钻出,向我们跑过来。他顺手捡起那只被卡卡西扎在地上的苦无,在我身前站定,仰脸看着我们,小小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啊,真是个可爱的孩子!”琳的眼睛里,顿时盛满了母爱的光辉,“来,让我抱抱。”




小鼬犹豫着,这是他第一次和三人小队见面。他伸手牵住了我的衣角,探询地看着我。




“哎哎哎你害什么怕啊,哥哥抱抱你”带土窜到我旁边,把小鼬从地上扯起来,笨拙地抱在怀里。小鼬大概是有点疼了,眼睛顿时变得水汪汪的。这个呆子看了他两眼,“小姑娘看着挺小,抱在手里还挺沉的哎。”




小鼬听了这话,抽抽了两声——
“哇——”树林里扑棱棱窜起好几只乌鸦,被哭声惊得呱呱大叫。




#我可以撕了这只呆堍吗?#




“真是的,带土。”琳连忙把小鼬接过来,抱在手里,轻轻摇晃着。把他放下来的时候,姑娘给了他一块糖,“姐姐送你的,吃吧,别哭了。”




“啊~这是我在甜品店买的——”带土哭丧着脸,“限量版啊!”丢了糖块还在女神面前丢了面子,这下他可亏大发了。




“活该。”更惨痛的是,他还有一个会补刀的队友。“谁让你连孩子都不会抱。而且人家明明是男孩子。”卡卡西瞥了带土一眼。




“啊?真的吗?嘿嘿,我看他长得细皮嫩肉的,就……就……”




“就什么啊,带-土-小-朋-友?”我阴恻恻的贴在他耳边,轻声说。




“啊啊啊啊啊止水老弟,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上……哎呦!”我又踢了他一脚,“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嘛?拜托,别再给我抹黑了,我可没有你这么个哥哥。”“但毕竟名字很像嘛!”“那也不行!你回去就给我改名字!”

教训完他,我看了看小鼬,他正在和卡卡西还有琳看着我们的好戏呢。我站了起来,踢了两脚还赖在地上的带土,招呼小鼬过来我这边。
“走吧,天色也晚了。”我拉着鼬的小手,“咱们去吃饭吧。”

餐馆的门帘被夜风轻轻吹起,微凉的空气更加刺激了大家的食欲。暖黄的灯光下,氤氲的蒸汽里,大家一边吃,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笑着,像是在释放欢乐,但在我看来,更像是在躲避着窗外暗无边际的夜色。

卡带琳小队坐在桌子的一边,带土依然坚持不懈的向琳示好,卡卡西带着研究的目光看着盘子里的秋刀鱼,小鼬盯着呆堍盘子里的红豆糕。




这就是和平的生活吧。我,我们甚至将来小鼬,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守护这样美好的氛围吧?




不,小鼬不能再做这些类似守护和平的事情。希望,不,必定在不久的将来,战争就会终结,小鼬和之后无数的孩子,应该享受这种难得的和平。但是到那时,和平必然会变得轻而易举,而他们仅仅需要在脸上挂上纯真的笑颜,走完幸福的童年……




小鼬放下了筷子,轻声说,“哥哥,我们回家吧”。




我们告别了三人小组,离开了饭店。小鼬牵着我的手,闷头走着。




不一会,他抬起头。




“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啊,今天的事情,别忘心里去啊。”
“真的!”他抬头看我。“不信你摸摸,我已经长出肌肉了!”
我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胳膊,细软的皮肉下的确已经很有力量,能摸出肌肉的轮廓了。
“是啊,小鼬的确长大了!”




他听了这话,笑着低下头,继续牵着我的手走着。我看他始终低着头盯着脚尖,问他:“你为什么总是低着头走路呢?”




“因为——这样能看到地砖的线啊,迈一步就跨过一块地砖,很有趣。”




“但是,走在没有地砖的路上,怎么办呢?就像……”
“像什么?”
“没什么。”就像走在人生的路上啊。不但没有地砖缝,连前面的路都看不清楚。这话我没说出来。这对于一个小小孩童来说,实在是有些深了。

我背着熟睡的小鼬,走到族长家门口。里面隐隐有议事的声音。我腾出一只手敲了敲门,说话声戛然而止。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后,族长夫人为我开了门。




“夫人抱歉,今天有些晚了。”我转过身去,好让她从我背上把小鼬抱起来。转回来的时候,我隐隐看见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大门关上了,说话声不一会儿又响起来。
“可惜了这孩子……”
“没办法,我费了这么大力气培养的……”
“真的……要这么做么?”
“是啊,三勾玉……万花筒……永恒万花筒……深刻的羁绊……总不能搭上这个孩子……”
“用止水的话……真的可以吗?”
“只好这样了。牺牲他一个……得到力量……”




我呆呆的站在墙根下。
原来人生的路是有地砖缝的。只不过……




我不愿意顺着它们走。



#你害[二声]什么怕啊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青春期颓废一年,后悔一辈子]
只是我这一辈子,马上就要在颓废中终结了吧。
拖了一学期,很抱歉。反正没人看,我也不在意了。

评论

热度(17)

  1. =钡盐不溶=-钡盐不溶- 转载了此图片